1259:现在怂一点也无所谓,嘿嘿!

担心是多余的。

乘风不是普通的魔族,他的两种血脉早已融合,他有最特殊的体质!

天地魔气入体,涌向丹田,就缠绕着魔丹迅速炼化!

眨眼之间,他的魔丹更加强悍。

实力,也上了一个层次。

魔域上空雷鸣电闪。

巨大的气息在乘风身上爆发出来!

竟然……

突破晋升了!

两个修罗高手看到这一幕,惊了又惊。

就算他们是修罗血脉,可要修炼到魔煞境界,也不知道要多少个年头呢。

这小子……

真的只有五岁吗?!

而且现在还是在打架!

乘风的伤势在修复愈合,眼神更加犀利,连带着斩神剑的威势,亦是强悍了许多。

杀意迸发。

修罗高手咽了咽口水,赶紧回神,“别犹豫!杀了他!”

这小子太不寻常。

留着他的性命,他们未必能够驯服驾驭。

还是杀了为好。

两人先前本就没有留情,却只能伤到乘风,而不能取其性命。

现下,他们更是不敢大意,几乎使出看家本领。

清泽城内,打斗不停。

好好的一座城,已在短短时间内变成废墟,地面下陷,可见战斗的凶猛。

乘风的魔力得到大幅度提升,此刻对战两人是旗鼓相当。

而且他边打边学,将两人的招式学了大半,还摸出了两人招式的破绽之处。

斩神剑似乎要翻动雷云,漫天剑花散开。

剑意细如毛发,似是无孔不入。

见拖住了一人,乘风面容一凛,闪身到另一人的后背,直直劈了下去。

那人心中暗叫不妙,急忙用自己的魔器抵御。

斩神剑本就不是普通魔器,再加上乘风将自身魔力倾注于其中,当即就铿锵一声,立时将对方的魔器斩断。

那人受到冲击,难以承受,已是摔在了地上。

乘风乘胜追击,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刺向此人的命门,断了他的心脉。

一声惨叫后,再无声息。

乘风的衣袍上,沾满了鲜血。

但他的面容依旧清冷。

他抬眸看向了仅剩的一人。

那修罗高手面色逐渐苍白,一股寒气从脚底窜至全身,手足似乎是被冻住了。

这小子真是越战越勇,无论是魔力还是招式,都在战斗中提升。

修罗高手脑海中唯一想到的就是求救。

对,族长!

族长!!!

“哈哈哈!”不曾想,耿长山带着庄家兄弟来到,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。

正是清泽部的族长尚宏。

那修罗高手眼瞳紧缩,愤怒涌上心头。

但有乘风在前头,他并不敢往前一步。

“乘风,你还没死呢。”耿长山微眯眼睛,“竟然还突破了!厉害啊!”

庄家兄弟都觉得惊奇,只道乘风是十万年来难得一见的奇才。

然而下一刻,耿长山骤然出手。

月金轮泛着寒光,直接往乘风的身体刮去。

若被斩到,只会是身首异处,五脏乱飞。

乘风觉察到他的杀意,急忙用斩神剑一挡。

尽管他的实力已经上了一个层次,但与耿长山之间还有很大的差别。

人被震飞出去。

摔在了一片废墟中。

扬起了不少灰尘。

乘风没有动静了,也不知道死了没有。

“族长!”庄宇不解。

乘风这么好用,为什么要对其下杀手。

耿长山却不管他们的喊声,将尚宏的头颅丢在一边,带着月金轮飞上去,想要将乘风彻底了结。

杀气袭来。

乘风断不可能做闪躲。

从废墟中腾跃而起。

铿锵声炸耳,伴随着汹涌强悍的魔力,这附近哪里还有什么废墟,全都成为碎渣平地了。

斩神剑被劈飞。

乘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骨头又断了几根,难以起身。

他整个人像是从血水打捞起来,俊美的面容模糊难以看清。

他喘着气: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他明明帮着耿长山冲锋,攻下清泽城了呀。

他做错了什么?

耿长山眼眸里闪过一抹嫉妒。

很快湮灭。

他冷声说道:“因为你是司珩和南璃的儿子。”

他绝不会说,他是怕乘风抢去了主人的宠爱。

乘风也不知道亲生父母做了什么,竟招来这样的嫉恨,让耿长山一直出尔反尔。

面对强大实力,他已经是穷途末路,再难挣扎。

“去死吧!”耿长山怒喊,月金轮又猛地飞掠过去。

在空中就爆发出强大冲击力。

乘风五脏六腑似乎要被震碎。

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五年的牢笼生活,没有反抗之力,更没人来救他。

“乘风!”

“住手!”

是纪玥和纪崇姐弟赶到。

纪玥是第一时间冲向了乘风,用自己的身躯保护他。

纪崇看的头皮发麻,他就知道纪玥定是要成为圣母,救人就救人,哪有搭上自己性命的!

只是纪玥显然是拿捏得极好,在耿长山看清她的那一瞬间,月金轮就在半空停下。

耿长山面色铁青,妒忌得发狂。

她怎么跑了出来?

昇阳部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!

都是废物!

他冷声道:“让开!”

纪玥紧紧抱着乘风,回头道:“你要杀就一起杀了!”

乘风气息微弱,只能是抬眸看着纪玥。

他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,觉得没有任何遗憾了。

“纪玥!”耿长山难以忍受,“你放开他!”

她那么爱美爱干净的一个人,如今竟然抱着一个浑身血迹的臭小子,他简直是要疯了!

纪崇赶紧摆手,“有话好好说!别动怒啊!”

“是你!”耿长山的目光落到了他身上,“是你将她带过来的。”

“……”纪崇感受到他的怒意和杀意,下意识后退几步,干笑一声,“我就是……就是带自己姐姐逛一逛魔域,这也有罪啊。”

幸好他现在还有易容效果,若是被人看见他的真容,他一世英名尽毁!

现在怂一点也无所谓,嘿嘿!

“找死!”耿长山势必要先杀一个人泄愤。

既然他动不了乘风,那就先杀纪崇!

“姐!”纪崇赶紧跑到纪玥身边,也让纪玥给他挡着月金轮,“你的小六脾气这么爆啊。”

耿长山再看向纪玥。

她面容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。

他怒火中烧,道:“你的伤势还未好,如此着急跑来,你真的只当他是开启秘境的钥匙吗?!”

推荐阅读:

足球之蜕变 小萝莉 楚昆仑叶倾城第一神 道宗垂钓三十年,出山既无敌 而后有夏[公路文] 碳基实验 山村女教师 西游,开局神话法,你却当曹贼 有女不归 仙韵劫 霍羽 我用鸡毛掸子带飞全宗门秦为安陆庭峰 李妩阳大传 恶毒女配职业的滑铁卢 歧途 剑道神帝 星光圣女 伊夕情梦 我只想安静地当赘婿 精灵:从被新叶喵收留开始航行 解烦社 萌宝1v1:爹地你出局了 都市之第一太子爷 天渊路 古剑魂查理舒服斯基 养盆植物做老婆 贤妻生存守则 抱定大佬不放松 追星少女易星辰 九劫 大汉神医 天意纯情只有你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