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. 霸道丞相俏尚书

《听说我是奸臣》全本免费阅读

“安厌把那些宋国粮商全抓了?还要送去斩首?”

花街,迎风楼中。

与两日前同样的二楼隔间,同样的一群朝廷大员。

国子监祭酒摸着下巴,“安明道那疯子又想做什么?难道是因为我们没分好处给他?他想要警告我们?”

“不管。”一个专门负责管理外商税务的官员说,“他一没证据,二不知道我们收了多少,凭什么分一杯羹?平时他贪的还不多吗?听说之前失踪的那些官员被抄了家,家产全部都送去丞相府了,肯定也是他干的。”

“说的也是,况且他怎么可能真的把宋国粮商给杀了?楚国又没有那么多粮食给那些贱民吃,等宋国不提供粮食,那些贱民肯定要闹事!”

“对,这肯定是在作戏给我们看,逼我们就范。只要我们置之不理,他还能怎么办?肯定灰溜溜的和宋国赔罪,我们还能抓住这点狠狠的参他一本!再把这事传遍诸国,以防他恼羞成怒动手。”

“妙计妙计!安厌若是因为这事再敢在金銮殿上对我们动手就是他没理,天下诸国都会耻笑于他!他不要面子,难不成陇川安氏还不要?”

坐在主位的平昌侯哈哈大笑,“安厌小儿自取其辱,我等静观其变,看他今日午时怎么收场。”www.ksdgu.com 大树小说网

“侯爷说得是!我等就在此处等着看好戏,岂不美哉?就是可惜老鸨说今日烛影姑娘不在,明明我等都是特地为烛影姑娘来的。”

“真不知道烛影姑娘一个青楼女子怎么会不在楼里,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……”

……

丞相府后园,被众人所念叨不知道去干什么了的“烛影姑娘”安厌正挽着袖子埋着头,拿着锯子吭呲吭呲地锯木头。

她正照着自己之前钻系统漏洞画的图纸做曲辕犁。

眼看第一批粮食不久后就要熟了,很快就要大面积推广,她必须得先把这改进耕地效率的东西做出来。

安厌没学过做木工,手法很不熟练,只能埋着头可劲磨,又没有专门的工具,用的锯子还是从地宫刑房里拿出来的刑具,上面全是洗不尽的血迹,原本是用来锯骨头的。配合上她做木工时的面无表情,让人感到极其惊悚。

今天轮值负责这片区域的花十九躲在树上,转头小声和蹲在旁边一根树枝上的小徒弟月十五咬耳朵,“楼主是不是又要做什么刑具折磨我们?”

“…楼主不是那种人。”月十五讷讷道。

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别因为上次逃过一劫就觉得他是好人,你这么小懂什么?”

花十九哼了一声,“等着吧,今天就我们两个在附近,楼主做好了肯定叫我们去试效果。待会你就别跟着我了,回迎风楼去,至少遇见他的几率小点。别被第一个抓去开刀,影一统领不在也救不了你。”

“那您呢?”虽然不觉得安厌会把她们抓去试刑具,月十五还是抬头,黑溜溜的眼睛直直勾勾的问。

“别自作多情了!你以为我是担心你受不住吗?”花十九恼羞成怒,“小孩子别这么刨根问底!大人也是要面子的,我只是怕被看见狼狈的样子而已!”

月十五悄悄笑了,认真道,“嗯,好,您没有担心我。”

“…喂!”花十九被揭穿,气得抬起手做势要打她。

“等等,师傅,有人来了。”月十五猛然按住花十九的肩膀,看向不远处的围墙。

花十九瞬间抽出靴子里涂了毒的匕首,警惕的看向那边。

“丞相在吗?”

清越的年轻男声,是齐折叶。

树上的月十五昨天听见齐折叶说过要登门拜访,松了一口气,立刻拍拍花十九的手背,示意没有太大危险,不用出去动手。

院子里的安厌也听到声音放下手里的锯子,站起身走到声音传来的那面围墙边,“齐尚书?”

墙外沉默了一瞬,显然是没料到一喊就真的碰巧被安厌听见了答应。

“齐尚书有事可以直接上门,怎的在后院墙外?”安厌问。

就算丞相府没有门房和侍从,门是常常锁着的,可近日因为科举出题的事,总有人上门送礼试图和安厌套近乎。

安厌为了收礼,专门叫安九玖派了人守在门口,齐折叶只要说明缘由敲门拜访,按照“安厌”和他以前的关系,他肯定可以进来。怎么偏偏绕到后门来?

她正疑惑着,就听见墙外传来低低的声音,“……折叶未提前递上拜帖冒然拜访已是失礼,怎可登门?”

安厌抽了抽嘴角。

没递拜帖不能登门,只能绕到后门墙外喊人是吧?是有点逻辑在身上的,齐尚书…不要太荒谬了。

没想到齐折叶这么古板,居然还有点儿好笑。

她算是知道为什么“安厌”和齐折叶形同陌路了。

怪不得她昨天主动示好,齐折叶还非要单方面和她这个奸臣断绝关系。原来齐折叶这个惜日同窗好友是个古板正经人。

正经人好,安厌最喜欢和正经人说话。她对着墙外问,“齐尚书今日前来所为何事?”

“是为宋国粮商一事。”齐折叶严肃地说,“楚国做不到粮食自给自足,宋国粮商身后站着宋国,更何况还是在陈国来袭之时。”

“丞相若是今日真的将他们斩首,就是给了宋国拒绝提供粮食的理由。楚国被断了财路的其他世家贵族也会发难,所以在下恳请丞相三思放了他们。”

“……”

墙另一边的安厌没有动静。

“丞相?丞相,你在听吗?”

齐折叶没有听到回话,一抬头,才发现觉得隔着墙说话费力的安厌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墙上看他了。

安厌屈着一条腿,背着灿灿的天光从上方向他伸出一只手,“进来说。”

齐折叶皱眉后退一步,拒绝道,“钻穴逾墙,不是君子所为。”

“我让你进的,又不是去鸡鸣狗盗。”

安厌是一个行事霸道的魁梧女子,完全改不掉霸道总裁的特质,手一伸,直接扯住齐折叶的小臂,像把娇弱的小白花女主扔上床一样不容拒绝地单手把人拉上了墙。

“唔——!”

齐折叶措不及防,白皙清俊的脸飞快染上簿怒的微红,都气得不顾礼节连名带字地喊安厌了,“安明道!”

安厌毫不在意,一手穿过他腿弯,一手揽着他的腰,把人公主抱着利索地跳下了墙。

失重下坠,划过耳边的风声。

齐折叶在安厌往下跳时下意识搂紧了她的脖子,等她脚尖轻巧落地后才反应过来。他被火烫一样收回手,压着声音闷闷道,“丞相可以放开在下了吗?”

安厌松开穿过他腿弯的手,另一只手仍然揽着他的腰,很贴心地等他站稳。

齐折叶不自在地飞快看了她一眼,耳垂还裸/露着一层浅淡的簿红,后退一步和她拉开距离,看样子很想和她说点什么,但最终还是低下头。他低声道,“…以后不可再如此。”

“怎样?”安厌感觉莫名其妙。

上辈子那些小女孩和实习生小姑娘上不去高处或者在高处下不来、出差时高跟鞋磨得脚疼她也是这么抱的,遇见这种事情搭把手不是很正常吗?

齐折叶看着她和以往一模一样的熟悉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总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同窗时被安厌和江宴强行抓着

推荐阅读:

混迹在英雄联盟里的死神 洛清欢君九离 重生后我带崽虐翻全京城 全民转职:你管这个叫鉴定师?姜知易林治 无限神职:从农夫开始超凡 陆北城江如意醉氧栗子 奇陵异墓 许辰苏芸 火影:从千手开始 我真不想当天帝啊 规则怪谈:特殊体质顾修阿菊 此剑最上乘 陆长生 综武:在武侠世界当官长孙问 妖孽都市修仙传 位面之宰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开学报到:我开了一架直升机 沙如雪 阿修罗进化 扶摇秦王政 每天都要被攻略我是真的佛了 开局流放,医妃搬空国库去逃荒 镇妖司归来,你告诉我妖族入侵? 婚纱追星网暴我?京城世家齐出手指上弹冰 穿成暴君爹爹的小娇包萧琳琅赵璋 神医狂妃:战神王爷乖乖受宠 从诡异入侵狗血文开始[直播] 港综枭雄,从照顾大嫂开始 和影帝隐婚的日常 吾乃武中仙 辞职回老家,建设我得最美家乡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